前言:
大約三天前,我與一位台灣朋友在msn聊天,提及台灣有狗兒被困在車廂中,因為天氣太熱不斷哀號。可是,由於制度所限,消防員最終都沒將這被困的狗兒救出來,由得牠在酷熱的車廂中朝向死神步步進逼……
這件事,頃刻讓我回想起香港在這年的農曆新年時的
黑妹事件。那時懷有身孕的黑妹,若非有個別村民以「穿鑿祠堂牆壁會破壞村內風水」為由百般阻撓救援,黑妹根本不會身首異處。到底生命太脆弱,實際上是否基於人類的自私? 所謂官僚制度的限制及傳統禮節的袛襡,事實上又是否成為一條本來能夠挽救回來的生命的最大障礙?

不知大家會覺得,人只要離開世界,會上天堂? 下地獄? 化為虛無? 還是輪迴轉生?

writtenby

幾天前,我在搶過尼兒家新文章的頭香後,待很晚才回家繼續認真留言。對於此,小妹實在感覺對尼兒家有點抱歉^^|||||。沒甚麼,其實中間的時間,我正在觀看一齣電影。本來在事前看過有關此電影的影評後都猶豫了好一陣子,只是,為證實其真正的評價,最後還是去觀賞了。只是,最後這電影給予我的感覺,除了賣弄血腥暴力外,整體來說都不外如是,大概浪費了香港影帝郭富城的演技了。於是,我決定放棄為這電影寫文章。

反而,較值得讓我起寫文章的意欲的,倒是兩星期前看過的另一齣港產電影 - 《再生號》。這齣電影,大概是較早前的《天水圍的夜與霧》後,另一齣近期較值得我留意的港產電影。

《再生號》,是以曲折離奇的虛實交替故事,帶出「珍惜」這主題。在這電影中,一宗交通意外為主角一家展開了虛實生死交替的「旅程」。在現實世界中,父親Tony在交通意外中喪生。十年後,倖存者之一 – 已變成瞎子的Tony的女兒Melody,為了替失去家庭精神支柱的母親療傷,決意為她編寫小說。在Melody的小說世界中,同樣重蹈現實世界覆轍,卻換來父親Tony的倖存。同樣變成瞎子的Tony為抒發對「死去的至親」的無限思念,亦展開了小說旅程,渴望能與已死的至親重聚。在現實世界中,Melody的小說世界只完成了一部分,她的母親和弟弟在一宗偶然的意外中與世長辭了。面對家人一個又一個地永遠離開自己,Melody一時無法接受此殘酷的現實。她決定再更改小說情節,小說世界中的Tony亦似乎與女兒心靈相通,實行挑戰死神,為的是渴望能與自己的至親重聚……

生老病死是生命必經的階段。只是,要是經歷身邊至親的人永遠離開自己,心裡難過至極之餘,即使事過境遷,亦不時勾起與故人昔日的回憶。昔日的甜、酸、苦、辣,甚至往生者的靈魂,仍一直長留在存活者的心中。愛與思念,頃刻讓逝去的靈魂得以再生。每一段成為追憶的片段,是非常值得珍惜的。

《再生號》的情節,亦讓我想起「子欲養而親不在」這番說話。與其在至親過世後才追憶昔日的片段,何不在至親在世時待他們好一點? 父母含辛茹苦養育子女成人,「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相信不管透過甚麼方式,身為父母的始終還是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夠健康快樂地過日子。那麼,作為子女的,又是否應該孝順父母,待自己有朝一天投身社會,到達賺錢養家的階段,也得照顧他們終老? (誠然,關於親子間的相處問題,請容小妹容後再探討,先在此賣個關子。) 要是父母在世時虧待他們,在他們過世時,才來個追悔莫及,又是否已經太遲? 可是,真正孝順父母的子女又有多少? 在這年頭,我大概看過不少關於子女因瑣事傷害父母的新聞了。兒子向母親索錢不遂揮刀企圖弒母、賦閒在家的無業遊民不滿母親好言勸他儘快尋覓工作而用滾水燙傷母親、因吸煙問題觸發兒子打傷老父……這些新聞不過是冰山一角。可是在現今的社會環境,隨著生活節奏日趨急速及緊張,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愈來愈疏離。彼此缺乏溝通及關懷,父母與子女間的衝突亦隨之愈來愈多,亦愈演愈烈。在這樣子的環境,彼此的家庭關係又能夠如何改善? 單是改善彼此間的溝通方式,又能否真的讓陷於僵局的關係得以緩和? 真的不得而知了……

既然這電影開宗明義地帶出「珍惜」這主題,除了珍惜身邊的至親,最重要還是珍惜生命。在電影情節,失去至親的Melody,在她的小說世界中,為了渴望能與逝去的家人重聚,不惜安排自己犧牲自己的生命。對於她有這樣子安排,我實在不知該如何置評,不過,要是為了與逝去的至親「重聚」而犧牲自己的生命,又是否真的值得嗎? 在黃泉下的至親感覺得出來,他們又會否真的很高興? 還是會更傷痛? 努力地、堅強地活下去,難道不是真正報答逝去至親的應有的態度嗎? 所幸的是,在現實中的Melody總算選擇勇敢地活下去 – 儘管她一輩子背負著失去親人的痛苦。這種感覺,尤其在身處災難及戰火的國家中的人民還要強烈。相對而言,我亦看見不少關於學童及上班一族因各方面的挫折自尋短見的新聞。我很想問一下他們,在他們因無法面對逆境而選擇自尋短見之時,可有想過一直辛苦養育你們長大成人的父母? 可有想過家中一直支持和鼓勵你們的配偶和子女? 當然,對於一些自己想尋死,卻偏要找自己身邊的至親陪葬的人,我不僅不會對他們施以同情,相對而言只會有想譴責他們的行為自私至極的衝動。這些人似乎不知道,身邊的親人是無辜的。為何你們偏要剝奪他們的生存權利?

在電影中,Melody以創作小說去表達他們對逝去至親的思念。縱使現實一切已成定局,在創作的世界,作者可以自行安排、決定一切事物的命運及去向。說開創作小說,也許我可以分享一下自身的經歷吧。

坦白說,小妹在讀書時期,從小學到預科,中文程度一向欠佳,不管是校內考試還是公開試,中文的成積往往較英文的還要差。到了預科,在深受班中一位熱愛創作小說的同學影響下,嘗試鼓起勇氣去寫作中文文章及小說。寫作對自問文筆欠奉的我來說,無疑是一項程度不小的挑戰。可是,要是因為自己中文欠佳而不作嘗試,哪怕中文程度只會一直原地踏步。最後,我還是決定寫小說。從短文到連載,我亦曾經寫過。當然,真正讓我感到滿意的文章寥寥無幾。即使如此,在另一些朋友的鼓勵及提議下,我嘗試將自己的文章投稿在網上討論區。

在自己的文章放上討論區後,不少網友都有留意我的著作,還給予了不少評語。對於他們的評語,讓我吸取過不少寫作的技巧。看過我文章的網友,大多留意得文章的內容,多是圍繞「能反映社會現實」。不怕告訴大家,小妹最擅長寫的,亦只有較接近現實的文章,對於一些奇幻愛情類型的文章,要我寫出來的話恐怕只落得「四不像」的份兒。我依稀記得,有網友指我的文章文筆有待改善。對於這點,我是承認而接受。於是,我嘗試多看人家寫的文章,從中亦獲益良多。此後寫的文章愈來愈多,亦讓我愈來愈留意自己所寫的內容及文筆技巧了。

在偶然的機會下,我嘗試寫過動漫同人連載。這篇連載,對我日後的寫作多少都產生了陰影。我如常將這篇連載放上討論區方便大家瀏覽及評論。我承認自己對有關動畫在某方面的認知不足,對於網友在這方面的評語,我亦樂意虛心接納他們的建議,從而進一步研究自己最弱點之處,以求自己的文章得以改善。只是,有個別網友的所為,卻讓我從此不敢再對這篇同人連載質然動筆。事緣此人在未經我同意下,擅自篡改我寫的文章(在他改動過的文章中,不管是我的文筆還是內容全都給他改動過!),然後將他強搶得來的版本以「修訂版」名義電郵給我。事後,他更在討論區內刻意對我寫的文章以極度惡劣的態度人身攻擊。拜託! 他不喜歡我寫的文章我沒所謂,但他擅自強搶創作的行為,與剽竊別人的原創作品據為己有有何分別? 這件事,讓我一度情緒低落,還幾乎哭了出來。當然,在我收到他那所謂「修訂本」後,一時氣頂已經立即刪除。事後我與部分朋友提及此事。我朋友在看不過眼下,質問那剽竊我的文章的那人,更要求他公開剽竊後的文章的內容。然而,這惡意剽竊文章的人,不僅沒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承認責任,還反過來誣陷我擅自將他的剽竊版本forward出外! 不過事實上我根本沒做過,而在最初收到他的「版本」後,亦在氣憤不平下立即刪除,後來才將此事告知我朋友呢!

經過這次風波,不僅讓我無法原諒那剽竊創作的人渣,更讓我在某程度上對有關動漫同人連載產生了陰影。即使事隔數年,直到現在,我還是不敢貿然動筆繼續下去。有時候,只要讓我看見有關連載,不期然讓我回想起那件事。最近的賣帽少女風波,那事件中的主角在事後擺出的態度,讓大家覺得她從來沒對自己以抄襲別人原著去申請自家原創版權的所為承認過任何責任。在別人不齒她的所為時,她竟然來個回馬槍,反指責那些批評她所為的網友無的放矢針對自己。這賣帽少女的態度,頃刻讓我想起自己這篇同人連載遭剽竊之事……

我知道還有網友一直期待我這篇同人連載,有的甚至不斷問我何時繼續完成它。我非常理解他們的心情,可是……我想問一下大家,假如自己的創作一下子遭強搶剽竊,你們會有何感受? 至少在我而言,就像一位少女遭變態色魔強姦一樣的感受……只是,我還是真的希望自己能夠再重新振作起來,繼續完成這篇連載呢……我該怎麼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visible 的頭像
Invisible

Vestige of Reality

Invisib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